“特别在非博彩方面,特别在横琴方面,特别在(珠港澳)大桥方面,要是能够把这几点都作为我们未来澳门的动力,我觉得我们长期来说对澳门前景还是很看好的。中产好厉害的,现在我们看起来五六千万人(是中产阶级),再过十年之后我们估算可能到三四个亿,要是三四个亿的中产愿意到澳门来玩真的不得了。

  12月20日是澳门回归15周年。银河娱乐的掌舵人吕氏家族,澳门赌牌六分之一的拥有者,是澳门回归15年来,这方弹丸但独特土地上经济、政治、社会生活的闯入者之一。如果考虑其此前并无任何经营博彩业的经验,称之为最大的闯入者,也不为过。吕氏家族从香港起家,北穿罗湖,南渡珠江,成了名符其实的过江龙。

  在与有着澳门“新赌王”之称的吕氏家族“前锋”吕耀东先生接触的105分钟里,我们聊了公司管理学、商场战争学、家庭教育学、城市发展学、政治经济学。按照那一天银娱股价的涨幅计算,在交易时段的平均每105分钟里,吕氏家族(占股65%)获利达港币240万5101块5毛5。

  我们在银河度假村33层的会议室等他。从窗口望出去,斜对面便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澳门部队高举“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标语。

  银河临街便是正在修建的轻轨,从机场开过来,有一站驻停这里。街对面是氹仔的旧城区,吃猪扒包最正点的地方。这边是赌城浩荡的“银河”,隔一条街是梦幻的新濠天地(英文名cityof dream),背后是洋气的威尼斯人。如果穿越到银河度假村的另一面,从200米宽的水面延伸北望,便是珠海辖区内焦急等待开发的横琴二岛。

  银娱的总裁是吕耀东的父亲吕志和先生。今年年初,根据彭博估算,占有银娱65%股权的吕志和身价总计超过296亿美元,超越了他的几乎同龄的高尔夫球友李嘉诚,跃居华人首富。但同一日,彭博更正吕志和持有银娱股权为51%,身价修正为237亿。首富仍为李超人,吕为第二,但这无碍吕氏家族从此被誉为“澳门新赌王”。吕42%的财富来自家族在12年前摘下赌牌后的成果。

  香港媒体称吕氏家族在澳门是“神仙一样”的存在。旗下的赌场及度假村雇员达1.6万人,创造就业机会,造福着本土居民。目前,澳门整体的失业率低于2%,这在经济学上,几乎等同于实现了家家有饭吃,人人有事做。

  我在报章和网络上读到过吕耀东。这位出生于1955年的香港第一代“富二代”,在美国接受高等教育,更喜欢旁人称呼他Francis。他的专业是土木工程学,70年代获结构工程学理学硕士学位,“想着回来帮爸爸盖房子。”他一回港便被父亲安排在最基层的矿场,和工友们打成一片。他自那时起养成早七点起床、晚七点下班、一周工作七天的习惯,故得外号“三条七”。

  他看上去风度翩翩,是西洋范儿的儒商。他的手下人说,他不高兴的时候便不说话,沉默的压迫感更令人紧张。

  他是细节控,考虑周全。根据《商界》报道,他在自家会所吃吞拿鱼三明治,发现鱼料有欠,立即提醒厨房。在离开会所5分钟后,收到公司餐饮部的邮件,称“已经改进”。路过电影院,发现动画片《怪兽大学》海报与某部香港情色片海报并列,立刻让工作人员调整。

  吕先生的出现比预定晚了50分钟。他以道歉开场,“可能是因为赛车,比较堵。但这不是理由,还是我们迟了,耽误你们的时间,不好意思。”

  访问在11月14日(周五),周末便要进行格兰披治大奖赛。冯小姐早上从香港乘渡船上班,从码头到公司,往常15分钟的路途,走了45分钟。她两地办公,香港办事处在立法会旧址,位于中环,这段时间也只能步行进出。

  2001年底,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启动赌牌重新分配,打破40年来何鸿燊一家经营博彩的垄断局面。赌牌一变三、三变六的历史性演进中,这片土地的干劲被极大地激发。大陆游客自由行逐步放开,为这股干劲带来了充足的消化对象。

  殖民的历史,为澳门遗留下单一的经济模式、经过妥协但并不成熟的政体、多元的文化和欲望的名声。合法博彩作为龙头,带动龙身产业旅游、会展、休闲娱乐、购物一起腾空,让澳门的人均GDP跃升至世界第四,在博彩专门领域,也已超过曾经骄傲传奇的拉斯维加斯、大西洋城和蒙地卡罗,坐上世界赌城头把交椅。连从国外寄信回家,澳门人也终于可以把地址末端的viaHong Kong给省略掉了。

  和国际地位一同提升的,是房价。尺价由当初的300澳门元到今天的1.5万元。

  澳门当地人气网站有这样一则小测试:我对澳门回归15周年的小感想。截至12月9日,距离澳门回归纪念日还有11天时,认为“各方面都划时代转变”的占17.95%,“社会繁荣稳定”占7.69%,“怀念以前的小澳门”占30.77%,而多数人(43.59%)都把票投给“搵钱容易,买楼难”这个选项。

  “对面山坡上的民宅已经要1000万一单元,那里可以看到金光大道,很美的。”冯小姐指着那些远眺赌城的居民楼说。

  “银河”的地理位置基本可以说清它的处境。既要确保政治正确,又要顾及商业强敌环伺。既有拉斯维加斯模式,来自前合作伙伴的对比,也有源于老赌王何鸿燊家族成员何猷龙一支的夹击。总之,既要与古老共存和相处,又要与未来相互打量。

  澳门银河(Galaxy),就跟它的名字一样,大。2200间客房,万名工作人员,五十多间食肆。450台赌桌,1300台。两栋主楼之间的花园上,4000平方米的全球最大规模的空中冲浪池,长约150米的白沙滩,由东南亚空运而来的350吨白沙铺就。

  它的外观高耸而耀眼。金色玻璃镶嵌在石质外墙上,金色宝盖状的穹顶冠于主楼,整体样貌类似缅甸皇宫。

  只占度假村面积5%但有着核心地位的博彩区域,明灯高悬,仍以金色为主,连免费茶水的容器都是大大的金色葫芦。中庭的位置摆着“全澳首展,全球最大”的100公斤金币,1300px的直径及75px的厚度,99.999%的纯净度。还有百家王中王奖金(4100万),锃新地塔叠起来,在中场及博彩区域以外的购物大道上都有摆放。这些最直白的财富象征,封装在透明的容器内,直达人的感官。简体字、银联标,荷官的普通话也说得顺畅,对于大陆游客来说,赌场的感觉不太像跨越了一种文化或者体制。如果赶巧再围观一场中国方言的争吵,就更具亲切感了。

  贵宾厅设置在赌场的高层,直通那里的电梯甚至安装了欧洲宫廷范儿的座椅,尽管电梯抵达只需十几秒钟。

  银河酒店房间的插座是中国大陆制式的,而且各角落都有免费WiFi,这在很多港澳酒店都属少见,更不要说银河的穿梭巴士上无线网络信号好到即使在临近的道路两旁都可以轻松连接。

  陆客已经是影响澳门这座小城的最显著因素。走在夜晚灯火辉煌车水马龙的友谊大道上,我被一对有着中原口音的男女拦下来,他们看起来很亲切,一开口是:朋友,我们跟老乡走散了,能否给点钱吃饭?

  相隔几条街,走上葡国的碎石径,通向建筑风格截然不同的澳门半岛老城。铺路的石块是当年葡国来的船压舱用的。他们卸下石块,满载东方的货物后离开。在保存良好的骑楼街市里,分布着大中华美食的代表们:东北水饺、兰州拉面、重庆烤鱼、东来顺、剁椒鱼头、瓦罐汤、刀削面。电讯店门口的广告牌上书写:“iphone6现货,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欢迎刷银联卡”。

  澳门银河酒店的水晶大堂中心是钻石喷泉,每隔半小时,便会有音乐响起,池中巨大的“钻石”在水瀑中缓缓升起,蓝紫色的炫目灯光环绕,四周堂壁配合之灯饰如孔雀开屏。这是免费演出,提供给不住在银河酒店而只把这里作为观光一站的游客据酒店工作人员介绍,日均客流达3万。

  所有的博彩度假酒店的大堂都会有这样标志性的景观,展现主人不同的气质和对客户群体的判断。比如美高梅的中庭悬下波浪式吊饰,坠着鱼头,像个巨大的水族馆,正中是一擎天柱似的大鱼缸,四周墙体修建成城堡样式;进入永利酒店,隔着玻璃能见到室外的水流沟渠、唐三彩骆驼塑像,夹案的树木一直通向尽头的帷幔座椅。

  我们在不同的门庭间切换,吕耀东很注重ladyfirst的礼仪。置身于自己的作品中,他对我说:“你就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客户群体)中产(阶层成员),你回去愿意再回来,我们就成功了。”

  目前呈现出来的,还只是银河的一期工程,随着二三四期工程在未来几年开建和完工,它将成为氹仔最富野心的建筑群。这得益于作为房地产商和酒店业大亨的吕氏家族的早期经营,经验使他们老早就拿下氹仔地区最大的一块地皮。

  12年前,在22家强劲的竞标者中,吕家联合美国赌业翘楚金沙的艾德森拿下三张赌牌中的一张,靠的是他们88亿元的巨额投资和兴建氹仔这块当时还很荒凉的土地的宏伟蓝图:房中建城。

  吕家财富裂变式的飞跃是在“闯入”后实现的。如果人生可以倒带,所有的决策都可以看上去理所当然。当然,在顺序播放的世界变迁中,吕家的故事更像是勤力的人们对社会巨流的战斗与因应。

  对于投资赌业,吕志和曾谦虚地称之为“无心插柳柳成荫”,“我的二儿子(吕耀南)对酒店很有兴趣,在美国拥有十多二十间酒店,他亦很希望有机会能在澳门建新酒店,只是因为这缘故。之后做下去,与朋友谈如何发展、计划,这样便做出来了。”

  眼前的吕家大公子继承了父亲的和善与不事张扬。“(进军博彩业)应该是我弟弟的想法吧,因为当时他已经有关系跟美国一些企业初步接触,后来我们觉得应该是不错的,澳门能够从以前的模式改到现在拉斯维加斯这样的一个非纯博彩的模式,应该里边的空间是有的。”

  “我们想在氹仔做的,加入亚洲人的习惯和要求,就像冲浪设施、小教堂等,我们称之为non-gaming,即不是纯粹的博彩,诸如此类的东西,希望令澳门不要完全只有博彩生意。”吕志和在谈到自己的宗旨时说:“第一,务实,尽量控制自己的投资,不是倾尽全力,而是回报要比投资的高,变相令成本降低。第二,管理方面,对员工要有亲切感,始终是中国人,较能保有务实的亚洲传统。”

  “跟这个美资合作,问题就是他们提出一些要求,我们觉得不能接受主要是我们对整个市场的计划有不一样的发展想法。Partner(伙伴)里最重要是两个人想法一致,尤其是股东想法不一致,整个企业根本动不起来的。”吕耀东说。

  有媒体将这种分歧比喻为“独特的中餐馆”与“全球连锁的麦当劳”之间理念与愿景的对立。艾德森想复制拉斯维加斯的成功经验,连酒店房间都要是宽大的套房,而吕氏则认为,在主要客源是亚洲人的情况下,节省空间的做法更经济实在。还有餐饮方面,欧美人喜欢酒吧,但吕氏对自己客人的判断是,他们可能对这个没什么兴趣,而更喜欢吃,不如多开食肆。

  “当时我们决定自己来做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抄其他人?最重要当时我们想的是,要发挥自己本身的优势。我们是一个华资,要还是copy美国人,那你永远就是人家的copier,永远是NO.2,所以人家是看不起你的,没有自己的品牌和概念,是不会成功的。”吕耀东说,“不能够停在一些当时的小的酒店、小的房子。要么不做,要做一定要做大型的,在规模方面、品质方面一定要能够跟他们同样水平甚至超越他们才能够争得过他们。”

  失去博彩经验老到的合作者,吕耀东坦言“不担心是骗人啦”,但始终相信“只要看准了这个市场里自己一步一步发展的方向,我觉得我们还是有竞争能力的”。“当时也没有想过会有今天这么成功,就是一步一步摸着石头走过来的。”

  犹太人艾德森用一年时间,投资2.7亿美金,建起金沙酒店澳门新口岸分店。他行动灵巧,借此嘲讽对手、同样来自美国的斯蒂芬永利:“永利在这里是雷声大雨点小,他晚了两年半。”永利则语带不屑,称金沙是“沃尔玛式”的买卖。金沙740张赌桌的大众厅抢下中场业务50%的市场份额。艾德森宣布:“竞争无可避免,淘汰无可厚非。”坐地主何鸿燊应战:“在澳门最有经验的人是我,四十多年从未想过淘汰两字,谁有本事淘汰谁啊?”并以斥资44亿澳门元的新葡京酒店还击。艾德森高回佣抢夺贵宾厅客源,何鸿燊语出抱怨,前者甩出一句“如果嫌厨房太热,就别烧菜”。“中国人的厨房是全世界最热的,但我们煮菜最好味,所以我会继续炒菜,而且还进一步送叉烧饭。”话落,葡京赌场开始为赌客免费提供叉烧饭。

  吕氏的星际酒店于2003年末在友谊大马路动工,造价30亿港币。那里是传统博企短兵相接的战场。在等待酒店完工的日子里,吕耀东敲开其他酒店的门,寻求通过收益分成的方式,与没有赌牌的商家合作。参与到赌场经营的第一天,巨额筹码和现金堆积在账房,纵是数学成绩向来优异的吕家大公子,一下子也不知如何填平纸上兵法与实际战斗之间的沟壑。他想起父亲的经验,便从美国找来博彩业的专业人士加盟银河。

  当被问及涉猎自己完全没有经验的领域,违反“不熟不做”的老话,信心从何而来时,吕志和说:“你见我涉猎那么多行业也可以知道,根本不是靠自己一个人,一定要找专才帮忙。澳门的话,每个范畴均有专才帮忙财务、娱乐博彩、机械、未来发展、装潢、marketing(市场营销),要将他们的技能融入业务。”

  在服务于他人的富丽堂皇中,吕耀东说,自己平时的休闲便是牵一只狗,或者“逃”到台湾日本或泰国,去个三四天,只要离开香港澳门,“就睡得好些”。平日里,他的工作时间被两个码头平均分割,两边奔波,“压力好大”。

  一家之主吕志和先生的业余爱好比儿子要丰富一些。他是培植罗汉松及饲养锦鲤的专家。根据过往的材料记载,他家里有一株四百岁的罗汉松,养了数十尾锦鲤。关于锦鲤,还有一个小故事。他介绍一对日本鱼商夫妇打开在香港的锦鲤市场,令后者收入颇丰,心存感激,常寄机票邀吕氏两夫妻赴日游玩。吕氏,常有这样的成人之美。

  大家谈论起吕老先生,尊称“博士”,说他身体好又热爱工作,现在还经常跑工地。吕耀东说,“我爸现在去工地没有太多了,现在反而是我(去得多),我爸今年都85岁了,不应该要求他常常到工地去。”

  吕志和每天作息规律,坚持工作8小时,早餐时间亦会与公司管理层人员边吃边聊,了解下属想法。也会坚持锻炼,打一小时高尔夫再回公司。他并不觉得自己需要退休,“我不是一个野心大的人,只是喜欢工作。”“我这年纪退休能做什么?赏鱼最多也就赏一会,难道还能跟它游泳?”

  “当年我父亲还是好关心我们的工作的。我们俩长时间沟通,特别是大的事情,他那么多智慧,所以跟他谈,有好多启发。”吕耀东说。

  吕志和少年时代就显露出经商的天分,从食品零售起家,做过汽修、石矿、酒店、房地产等诸多门类,以投资稳健,踏实做实业著称。

  上世纪60年代,他投资安达臣道石矿场1.6亿,得以说服银行同意其分期付款的理由在于“自己做生意手法较稳健,当时除建筑材料外,也有其他生意帮补”。

  “即使我给大浪冲走,也有一条大缆抓着,可以站起身等待第二回合再来。”吕志和说。

  他向来谨言慎行。媒体描述他平时出入之场合,除了自家的酒店和公司之外,极少现身香港上流社会盛行的舞会或豪华酒店。连一度冲上富豪排行榜顶尖位置时依然戴着他那顶短檐鸭舌帽,“我还不是跟你们一样,食鱼蛋粉、喝鸳鸯(奶茶)。”“谢谢大家抬举。不过我觉得做人还是要平常心,不要看财富后面多3个零还是4个零。”

  他也从不介入任何口水争端,顶多在别人批评其“保守”时反驳:“别人说我作风保守,因为我只会实实在在地干事业,但如果是保守,却又为什么做那么多不同类型的生意?”“我做生意的作风,或许可以说是在不冒进和不保守间找出一个平衡点。”

  关于合作伙伴,他讲述过这样一个故事。早年他与一间公司合作买楼。待到出售时,伙伴认为应该开价1500/英尺;吕认为应可卖更高的价钱。伙伴说:“那么你以1500元一英尺买下我的部分我便满意了。”吕说:“我对价钱很有信心,但不想低价向你购入,因为不想讨你便宜,不如就试试一起以1700一英尺推向市场,先看市场反应吧。”第二天八成单位以超过1700一英尺售出,第三天便全部卖光了,伙伴当然为多赚了钱而高兴,两人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当时我想,我不为了多赚少赚几百万变得穷了或富有起来,但若做了一些人家非议的事,就会留下一个不良的印记。”吕说,即便面对劲敌,也应求共存。

  “人总有假想敌,但在商场上这想法是错的。不要硬抢别人的东西,要大家都有地位,都能生存。”

  共存对于现今澳门的赌业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课题。虽然学界业界对于供应是否饱和的问题展开过讨论,尤其在世界或中国大陆经济运势发生起伏之时。但十多年来澳门赌业收入的非常规性增长频传喜讯,对供应量的商讨被淹没到发声无力。但博彩巨头们依然在算盘上拨弄着经纶澳门目前仍然存在游客滞留时间过短的问题,若6家协同互补,提供差异化的休闲娱乐服务,给游客更多选择,就会增加他们在澳门消费的整体时间。这对于每一个赌牌成员来说,都很重要。

  2009年12月,作为回归10周年的礼物,中央政府赠送的大熊猫“开开”、“心心”乘坐包机抵达澳门,由特区警察护送到路环石排湾郊野公园的大熊猫馆。大熊猫馆是由银河认捐的。世界大熊猫基金会行政委员会主席何伟添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说,除了回报社会,银河也有自身利益的考量,“有熊猫馆,客流量和停留时间将大大提升。”

  在澳门即将迎来回归15周年庆典的6月22日,雌性熊猫“心心”因肾衰竭死亡。当日深夜,澳门特区民政总署召开紧急记者会。特首崔世安表达伤感,并向中央报告,希望中央再送一只。在其11月发布的《2014年财政年度政府工作总结》中提到:“民政总署一如既往严格执行各项工作,并保持与国内外专家学者的紧密联系,让开开继续在澳门健康成长。”

  在柯邦迪前地,民政总署设立了“公民教育资讯廊”,其中的主题是“我爱大熊猫”。在劳动街上的中葡职业技术学校,“庆祝澳门回归祖国15周年学界艺术作品展”汇聚了全澳门中学生的绘画与摄影作品,两幅获优异奖(最高奖)的绘画作品都以大熊猫为主题。其中一幅里,一大一小两只熊猫居于画面正中,背景是莲花以及西式建筑。

  “隐喻了澳门中西文化交汇的历史特点,也清晰地表达了借由熊猫这一符号传递的认同之情。”新华网说,“作为公民教育的参与者和独门秘器,开开心心无疑也做出了自己独特的贡献。”

  对于公民教育、国情教育,吕家向来很关心。他们连续第六年冠名赞助“银娱澳门杯青少年国情知识竞赛”。吕耀东还专门向我们提到:“未来我们银河(会)成立一个13亿的基金,希望能够把这一批基金拿出来培育我们澳门的年轻人和我们国内的年轻人爱国爱家,搞好德育方面的事情。我觉得特别现在香港的年轻人出现(占中),我希望澳门不要出现同样的情况。”

  吕家的民族情结和政治判断由来已久。当年吕志和送儿子去美国读书时嘱咐:“我送你去美国念书,希望你能学到更好的东西。但你是中国人,有一天国家需要你了,香港需要你了,你应该回来。”当然,70年代的香港房地产业如火如荼,又与吕家家业对口。在拿到硕士文凭当天,吕耀东即飞回香港:“当年我爸的事业刚开始,企业里边规模比较小,人才也比较少,所以作为我们比较传统的中国人家庭,还是愿意赶快回去帮助家庭,把家族企业做得更好一些。”“当时美国经济比中国好太多,留在美国能赚更多的钱,过更好的生活。但在当时,谁能想到21世纪是属于中国的,现在谁都知道中国最厉害了。回头去想父亲的话,实在太对了。”

  吕志和打拼商场多年,眼光独到,预判准确是其一大特质。香港财经作家何文翔在1991年出版的《香港富豪列传》中评价他:“吕志和的发达,也和多位超级富豪一样,是时势造英雄,和韩战有密切的关系,他的发迹,充满了传奇性,除涉及个人胆识外,也涉及锐利的投资眼光及加上一点运气。”这本在香港澳门回归之前写就的评传,罗列了33位商人财富腾飞的过程,并点明他们共同面临的历史岔路口:“目前,这些富豪虽然很多都购有政治保险,在外国分散投资,但大部分投资仍集中在本港,目前香港面临的是回归问题,人们关心的,是一国两制是否行得通、说过的话是否算数,超级富豪这次的注码是否押中,则要到一九九七以后方能揭晓。”

  2008年6月,在香港中文大学做交流时,有位同学曾问吕志和博士,您分享了很多成功的例子,可不可以分享一些失败的,让我们参考一下。吕有些意外:“失败?好像那个没有真的失败过。”紧接着,他说:“挫折一定有,但我认为人生最重要是看准环境。当你认为可以做的话,即使失败了,也只是挫折,不会全军覆没。”

  1985年,作为深圳外资企业的0001,吕氏家族进军内地。吕耀东说其时香港市场发展已成熟,需要另寻增长点,他们考虑了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最后还是挑了内地作为重点发展。“主要就是看中这个市场比较大,还有就是我们比较相信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回祖国发展也是对祖国的一个贡献,总觉得都是一家人。”

  吕志和在广东出生,30年代因为日本侵略而举家逃到香港,“他对广东、对江门、对新会都是有感情的。”吕耀东理解父亲的决定,既有商业判断,又有民族情结,“我们好明白作为一个外资,跟我们作为一个港资的身份(是)不一样的感觉。我们现在到澳门去,回到内地区投资,总觉得我本身就是中国人,同时我们总觉得什么事都好商量一些。”

  与此同时,他们也很清楚风险所在:“不了解到时候的市场有多大,法律的程序又不是太明朗,销售情况又不知道。”

  对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吕耀东来说,“中国”曾是一团模糊的存在。学校教育里没有这一课,用当时一句平常话讲,就是“地图上,香港罗湖以北是一片空白”。五六十年代,吕耀东在罗湖看到几千难民试图冲破界网。那是恐惧感笼罩的时代:“真的有一天中国解放了香港怎么办?”70年代赴美读书,接触到内地人、台湾人,发现最不懂中国历史、国情和语言的,就是自己所属的港人群体。回港后,吕耀东找出史书开始学习。

  1995年,吕耀东到你侬我侬的上海办公,与当地人士无法用流利的普通话交流,最后只得写下来。

  2004年4月,吕志和与复旦大学EMBA学生交流,有位香港学生提问:我们香港人如果在这边发展的话,应该要抱着什么样的心态?

  吕志和回答:“这个问题是很简单的。你是香港人,你来到上海你懂不懂普通话,你懂不懂上海话,你懂不懂真正的上海话,一定不懂了。我们广东人讲,入乡随俗,这个你要花时间的。”

  吕耀东可谓是父亲意志的坚定秉承者。“在家里我是一个前锋。”他下南洋、闯内地、探美国、拼澳门,“我们家开放有无的这个角色,所以那么多年来,我是走得最前的一个。”他在广州参与第一个旧城改造项目,一个开工证要盖50个章,耗时半年,与香港的行事方式一纸申请,3个月动工大相径庭。跟拆迁区的住户谈判,逐门逐户商量,签了协议之后有人又反悔。在香港,一切交给司法。可在内地,“必须做出一些妥协”。

  “做生意里面,最后是人与人交流的结果。”吕耀东说,“当然法制最重要,在法制不是最健全的情况下,人与人之间的互相信任感就好重要。”

  临近澳门回归纪念日,澳门人已经开始议论:习将莅濠江,会带来什么“礼物”?

  2009年1月,正值金融危机的当口,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访问澳门特区,寄语:“有困难,有办法,有希望。”

  今年11月12日,中央给香港送了份大礼,宣布自17日起,每日人民币兑现上限取消。澳门人投去羡慕的目光,也私下猜测:横琴口岸24小时通关板上钉钉了吧?会不会送澳门水域?

  11月20日,距离纪念日整整一个月时,消息传来,自2014年12月18日零时起,横琴口岸24小时通关。一件礼物已经降临。

  对于地理上近在咫尺、制度上似乎远在天涯的横琴,濠江大佬们多有惦记。这方土地面积是澳门3倍、人口只有六千多的岛屿,东距澳门机场3公里,东北距香港41海里,河面最近处距澳门200米。从金光大道到横琴,只有一条莲花大桥的距离。2006年,艾德森曾宣布将投资100到150亿美元在横琴兴建会展度假项目,意图将横琴打造成中国的里维埃拉(Riviera,位于南欧地中海沿岸),甚至打算通过一定路径将此度假项目与对岸的威尼斯人赌场连接起来。但此后便没有过审的确切消息传来。

  倒是在2009年,一直被理论界争论可行性的澳门大学横琴校区得到了国务院的批准。澳大在氹仔占地只有约0.054平方公里,在横琴,他们得到了1.1平方公里土地40年的使用权。这所在香蕉地上建起的新校区实行隔离式管理,生动诠释了横琴“一岛两制”。

  今年3月,吕耀东宣布,已与横琴新区达成框架协议,投资100亿元人民币发展世界级度假胜地。银娱与横琴的合作项目位于横琴西南面一方2.7平方公里的土地,沿海有长达2.5公里的海岸线年珠港澳大桥通车前落成。吕志和对此的规划是:“不会比迪拜的标志性建筑差。”

  澳门回归15年,经历世界与内地政经局势的起落带来的悲欢,时而机器轰鸣,建设火热,时而静止观望,焦虑彷徨。博彩业独大,是他们优越生活的基础,但也是隐忧。小岛经济一直在探索多元化,但始终没有寻到明朗的出路。

  “特别在非博彩方面,特别在横琴方面,特别在(珠港澳)大桥方面,要是能够把这几点都作为我们未来澳门的动力,我觉得我们长期来说对澳门前景还是很看好的。”

  吕家第三代的长子已经28岁,正在面临职业道路最重大的选择。吕耀东说,是否回家族企业工作,尊重孩子自己的选择。

  但在儿子去哪里念MBA的问题上,他帮着拿了主意:“他在美国念书,在澳门做事,现在回去念商科MBA,最后我们的方向定下来还是在国内念。因为我们觉得认识内地经济对未来企业发展很重要,我们总觉得未来香港和内地的经济交往会比现在更密切。”

  人物周刊:在我看来,“银河”这个名字不仅明亮而且是特别有野心,包括你们的建筑方式也是这种感觉。你在从商方面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吗?

  吕耀东:我应该说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吧,野心和理想不同,我总希望有动力精益求精,把我们现在的事情做得更好,我希望我们是良性的竞争,我希望向正能量的方向去做。我常说,wehave to do it right way,就是我们要成功,不过我们要用正确的方法去成功,不能够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我们企业的责任,比如说我们对员工的责任,我们对社会的责任,我们对股东的责任,这个要求都是有的。所以我觉得不是一个野心,我要把这个市场全吞下来,我们希望里边能够有教育的感觉,每一天有进步,同时还是用一个比较正确的方式去做的更好一些。

  吕耀东:Communication(沟通)吧,就是交流多一些。我们现在员工一万多人,我觉得他们要问自己,是不是他做的东西都能够support(支持)这个“傲视世界,情系亚洲”(公司的slogan)这个大方向,这样他们做事就不会错得太厉害。

  错一定有的,怎么会没错,我现在每天都犯错。不过我总觉得,要是我们能够(看到)80/20rule(原因和结果、投入和产出、努力和报酬之间本来存在着无法解释的不平衡,鼓励特殊表现,而非赞美全面的平均努力),就很好了。目前来说我经营的概念是:胆大心细。把每一个事情看得清清楚楚,百分之百没错地去做,一定比别人慢,一定没有机会了。所以一定要有冒险的精神,同时心要细,要把这个事情真的看好。每个事情,做得比人家快,同时错的机会又比人家小,我们觉得我们会成功比人家快一些。

  老实说银河现在今天那么成功,你说我们有没有犯过错?当然有了。只要不犯大错,小错一定有的。我常说犯错可以,问题学(懂)了之后不再重复同样的错误(就可以了)。

  吕耀东:分享一下(犹豫)比如说,我们的土地资源是比较丰富的,我们的做法跟其他人不一样,我们没有把土地储备一次用光,还是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出来。当时的想法是觉得客人的口味变化得太厉害了。所以一期里边有一些不足的地方我们希望二期能够补一下,(以此类推三期四期)这样下去我们希望银河的产品里,从现在开始到未来,起码20年吧,都是做着最尖端的产品。

  回到错误。错误好多啦。比如说,我们,有一些当时没看到,澳门的购物能够在3年就有个天翻地覆的变化。我还记得当年,我们决定一期里做不做购物商城(时想到),06年澳门的商场是不行的,所有客人来都是先到香港购物然后才到澳门玩而已,然后就回去了。没想到过去的两三年,澳门的购物增长那么好,那么快。据我所知,今年香港的销售已经是negativegrowth(负增长)了,我们澳门的购物消费还在增长。这个是我们当时没有看好的。还好我们二期里能够把当年的错误补一下,二期里一个比较重点的元素就是购物。

  人物周刊:今年6月份开始有数据显示澳门整体的博彩收入5年来首次开始下跌,一直到10月份的数据还是下跌的。有评论认为澳门博彩的高速发展时期已经过去了,你怎么看这种下跌,以及造成下跌的原因?

  吕耀东:(这些话)不是今天(才)讲啊我总觉得过去几年爆炸性的增长是不可持续的。因为在比较初段的期间,爆炸性的增长是可以理解的。(可是重发赌牌后)已经发展12年了,是不是每一年都能够这样增长呢?我觉得这个(幅度)是不可持续的。长远来说,我对澳门的旅游休闲还是很有信心的更多产品推出来,我们还可以恢复正常的(增长率)。每一年都要30%、40%的增长,我觉得不要想得太(贪心)。要是一年里有10个20个百分点的增长,我觉得是足够我们六个人(6家持有赌牌的公司)去发展的。特别在非博彩方面,特别在横琴方面,特别在(珠港澳)大桥方面,要是能够把这几点都作为未来澳门的动力,长期来说,我对澳门前景还是很看好的。

  人物周刊:数据显示,博彩的收入占到(澳门)总收入的95%,而非博彩的其实只占到5%。你觉得未来这个比例会发生调整吗?

  吕耀东:会的。只要我们未来的博企能够比博彩多花功夫,多做一些更新更好的产品,未来这个ratio(比例)一定会改变。不过是不是一天之内能够改变呢?你不要想得太多。这样的投资,需要时间,投资额度(也)非同小可,因为做一个比较像样的非博彩项目出来,没有几十个亿、没有几年时间是赚不过来的,这个我们很有经验。这个方面我们是走对的路,不过你还是(要)有点耐心,才能够看到ratio慢慢改变。

  吕耀东:我看nextgeneration(下一代),未来三四年时间里有更多的非博彩产品出现,所以你问我(时间的线年之内吧,一定看得出博彩和非博彩ratio有一些明显的改动。

  人物周刊:今年两会时传出消息,2020年赌牌续约时间可能要缩短到5年。明年特区政府会进行续牌咨询。赌牌续期缩短,对于你们业内来说,是否已成定局?

  吕耀东:当年的政府好正确地把赌牌年期放在20年,因为经过大的投资项目,没有一个保障期,人家怎么会来投资几百亿啊,讲笑话嘛对吧?所以当时特区政府也明白,没有一个时间去保障投资者的风险,人家不会来的。

  到现在开放(赌权)12年了,我们的投资我们的盈利,相对来说得到一定保障了,所以续期的时间是不是又是续20年呢?还是年期可以更短一些呢?这个是个比较好的问题去思考一下。

  (从)我个人来说,年期短一些无可厚非。可以给予政府更多的主动权,能够要求我们博企朝着他们要求的大方向更贴近一些,比如说非博彩。这个方面我们觉得也不是不可以理解的事。前提是20年里我们博企一定是得到比较合理的回报了,未来我们觉得政府多一些主动权,我们贴近他们,我觉得是未尝不可的事。

  吕耀东:老实说,我们作为一个企业不跟政府配合,我们怎么会成功呢?我觉得要成功,政府和企业的沟通、互相信任、互相的配合好重要的。所以现在你看有几个比较明显的动作里,我们一起配合政府。第一个,(发展)非博彩。我们现在的博企包括银河在内主动地在非博彩里面投资大了好多,我们响应政府的要求,未来我们的产品里不单要高端的酒店,政府不是要每一个项目都要六七八星级这样下去。高端客人已经满足了,一般的消费者来了去哪消费啊?所以明年我们的金都(娱乐城)重新开张,对象就是家庭大众。第二个,在控烟方面为了员工和客人的健康,(根据)政府的希望,我们把一部分空间从吸烟(区)变成非吸烟(区)。

  到今天为止,我们还是跟政府配合(看)到底能不能找(到)一个win-winsituation(双赢局面)。每个事情我们都希望能够在合情合理的情况下创造双赢的局面。

  人物周刊:不管是出于休闲的目的还是出于工作考察的目的,你本人会经常出入赌场吗?

  吕耀东:我觉得赌场对我来说只是一种工作吧,我个人真的没有空余的时间去休闲娱乐,我很多时候都是把经营(工作)作为一种动力。要是真有空余时间,我反而希望跟家人安静地过日子吧。我最喜欢的就是星期天到山顶去跑步,就已经好开心了。

  人物周刊:在一个很典型的中式家庭里,父子关系其实是挺微妙挺复杂的。你怎么形容你跟父亲的关系,父亲对你的影响是什么?

  吕耀东:这个问题也很好。我是在一个传统华人家庭长大,对于家庭的观念比较重,对于前辈还是比较尊重,还是比较能够听从他们的话,总觉得他们的思维比我们好,这是第一。第二呢,还是很感恩他们能够把我们(抚养)长大成人。当年真的好不容易的。当时能够在家庭里,父母对我们的健康啊、教育(非常关心),做人的道理能够讲那么多给我们,我还是好感恩的。

  为什么我总觉得我们这一辈人对不起现在的年轻人呢?因为我们太忙了,没有时间陪伴我们的年轻一代。(在)我们长大的时间里,我爸爸妈妈每天都跟着我们一起吃饭。吃饭是最好谈天的时间,当天的新闻、做人的道理、做错的功课,都是在那个时间拿出来讲的,所以那个时候学了好多好多。现在我们自己一个礼拜到底有几天时间陪孩子们讲话呢?没有啊,还好我的太太比较顾家,在这个方面填补了一些空白。很多其他人家庭里,太太跟丈夫都在外边打工,年轻人都是菲佣带大,菲佣不会跟你讲这样的话(人生道理)。

  我觉得现在80年代(出生的)香港人出现一些问题,没有爱国情怀,没有家庭情怀,没有做人的道理,只是宠坏的孩子,也是我们这一代人没有做好父母的责任。所以未来我们银河(会)成立一个13亿的基金,希望能够把这一批基金拿出来培育我们澳门的年轻人和我们国内的年轻人爱国爱家,搞好德育方面的事情。特别现在香港的年轻人出现今天(这个局面),我希望澳门不要出现同样的情况。

  吕耀东:对。老实说,他们(的行为)一是破坏我们法治进程,香港那么多年做得比较成功,可以到每个国家、每个城市投资,人家对我们印象好一点,就是我们比较遵守法律,所以怎么可以对于我们法治进程作出那么大的伤害呢?我还总说,现在年轻人里没有什么责任(感),追求一些他所谓的理想,再过十年二十年,他们又有家庭的负担又有社会的负担,到时候他们会不会做同样的破坏香港经济的事情呢?他们未来总有一个结果的,我希望他们明白。

  吕耀东:当然不会(允许)啦,我会跟他讲道理,还好我的3个孩子里,对这个事情,可能是我们的关系(比较亲近),跟他们讲得多,他们比较(认同我)。

  吕耀东:怎么说呢?我希望他们能够接我的班,但这是单方面的愿望,真的要他们自己主动争取才行。现在这么成功的企业,对年轻人的压力还是好大的。我有跟我的孩子们讲过,现在的管理概念里,拥有权和管理权是可以分开的,不像以前,老板一定坐下来去管理,一些专业人士出来管理是非常好的,所以我没有一定要给他们接班,要是能接班我愿意给他们机会,要是真的不愿意接班,或是能力有限,还是有别的方向发展,不会一定要接班的。

  我现在这样做不是我爸逼我,他没有逼我做,我还是跟他说,如果我能够做,我愿意做下去。到现在为止我跟我爸是同样一个想法,过去十年(我们)都没想过能够发展到今天这样的规模、这样的实力。所以我们现在有一句话常说的,“好感恩的”,我们觉得真真正正天时地利人和,我们把握机会能够做银河这个企业出来,还是非常感恩的。

  人物周刊:十八大以后内地反腐的措施,对澳门博彩的影响,你觉得到底有多大?

  吕耀东:我觉得这个事情多多少少对澳门的博彩业有一定的影响,这个无可厚非,应该有。不过长远来说,我们博彩业不是面对这个市场,我们希望未来这个市场里新冒出来的中产,才是我们的客人群。

  中产好厉害的,现在我们看起来五六千万人(是中产阶级),再过十年之后我们估算可能到三四个亿,要是三四个亿的中产愿意到澳门来玩真的不得了。

  我们现在看起来不一定要anti-corruption(反腐败)这样的生意,这个生意里,我觉得到未来一定不是我们主要的目标客户。

  我老是说我们现在搞的是sunshinegambling,阳光博彩的意思是希望人家过来是消费得起你,不是来博彩的心态,而是消费的心态。你过来看戏、吃东西、购物都要给钱的,那么博彩作为一个消费当然都要给钱的,这样你就不会把财产全输掉了。

  人物周刊:现在(博彩的市场占有率上)澳博还是排在第一,银河排第二,你怎么看待与竞争对手的关系?

  吕耀东:老实说,市场占有率不是我们唯一争取的目标,好多事情都要在同时间思考的。要是non-profitable business,我们叫作没有盈利的市场占有率,我们是不做的。我们是一个商业机构,为了把市场占有率拿回来(而)恶性竞争太厉害,对自己本身又没有好处,对整个市场又不好,所以我们觉得市场占有率只是我们其中的元素(之一),我们的盈利率有多少也是比较重要的,还有我们刚才说的we have to do it right way,你是在博彩方面赚钱了,还是在其他非博彩方面同样能够有表现呢?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平衡。